爱晒太阳的小蜗

[JayDick] 嘿!你见过红头罩吗?

[JayDick] 嘿!你见过红头罩吗?




简介:他们属于彼此和DC,不属于我 


2月1日21贺文,傻白甜无逻辑,请放心食用。



    Dick这三天简直苦恼的都要疯,就连警局的同事也都看出了点什么,虽然Dick无论如何都不提是什么在困扰着他,可所有人还是轮流来安慰了一遍可爱的警官先生。某位睿智的女警官对于此事发表了最终定论,Grayson警员一定是恋爱了。
    要是Dick听到这话,他不得不承认,那位女士说的没错。


    三天前夜巡的时候他撞见了红头罩,谁也不知道为什么Jason最近老在布鲁德海文晃悠,这个月还没过半,Dick就已经遇见他六七回了。
    其实Dick有个秘密,他谁也没告诉过。他喜欢Jason,更准确的说法是他爱Jason。当然了,不是那种对朋友的喜欢,也不是那种对家人的爱。
    结果那天晚上,Dick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当再一次遇到自家二弟的时候,他告了白。


    那真是一次糟糕透顶的表白,无论谁看都一定会这么觉得,Dick现在想来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突然决定这么干。没准备什么浪漫的道具,也没说什么漂亮话。他对天发誓自己第一次表白都比这次不知好上多少。
    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他莽莽撞撞把话说出了口。Jason当时肯定是吓傻了,他瞪大眼睛看着Dick,没答应也没拒绝。
    他们这么滑稽的互相看了大概有个几分钟,然后被告白的那个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用Dick见过最快的速度跑掉了,真的特别快,几个眨眼间红头罩的身影就消失在布鲁德海文的高楼之间。
    这可真是够让人伤心的了,Dick坐在办公桌前愣愣的想,Jason走的时候都没转身,要知道倒着走在别人看来真是有点蠢的,可Jason真就这么干了,那晚上他一次也没背对过Dick,一只手还总是放在后头,像是在防着Dick什么似得。
    这回可真是彻底完了,年轻的警官先生这么想着,Jason肯定把我当成什么窥伺自家弟弟屁股的变态了。他好像完全放弃了抵抗似的,重重把额头磕上办公桌的边缘,大有要这么埋着头直到世界末日的架势,他想自己再也没脸见Jason了。


    其实Dick也不是没采取什么补救措施,这两天夜巡的时候他逮着人就问有没有红头罩的消息。Dick想着等找到Jason自己得好好解释解释,扯些什么自己当时是在开玩笑,是和别人打赌输了,或者是被什么心灵能力者控制了的鬼话。       


    反正什么都好,要是Jason真的不愿意相信他,Dick甚至考虑过去找个什么法子把Jason那段记忆给清除掉。可事实上自从那次告白之后布鲁德海文就再没人见过红头罩出现了。Dick觉得他大概是逃走了,噢!自己真是一个顶糟糕的哥哥。他想到这里的时候抬起了头,双目无神的朝着前方望了一会,稍微停顿了一会,又接着往下想。小翅膀再也不会回来了,他肯定再也不想见着我了。


 


    他像是被自己的折腾的更加绝望,自暴自弃的用更大的力气把额头磕回桌上,发出“碰”的一声响。额头肯定是红了,或许肿了也不一定,可Dick现在没工夫去在乎这些,他已经完完全全被自己脑中的悲惨未来给吓住了。


    他又开始思考自己悲伤的情史,和Starfire的,和Babara的。大家都说他很有女人缘,可实际上没有一段感情能坚持到最后,从来都没有。


    悲伤的Grayson先生觉得自己难过的快要哭了,他又想起前两天走在路上听到的歌了,“SingleDog,Single Dog,Single all the Year。”,他这样的人是不是还是一辈子单身比较好呢,果然当时还是不该告白的吧。啊,他要是能收回当时的话就好了。Dick一遍又一遍重复把额头撞上办公桌的动作,引来周围同事的一致围观。


    Grayson警官果然是恋爱了呢。


 




—————————————————————————————————


 




    这该死的一切都蠢毙了,Jason往自己嘴里又狠狠塞了一口辣热狗这样想着。其实他喜欢那只蠢迪基鸟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大概是在还穿着绿鳞小短裤跟着老蝙蝠到处打恶棍的时候就对Dick有点意思了。可他之前一直没敢对任何人说,想想吧,一个天天肖想着自家大哥的混蛋,他和家里那一群的关系已经够糟了,Jason可不想因为这种原因闹得更糟一些。


    所以对于Dick,适当的暗恋,可以。至于告白,他之前想也没想过。Jason才没有自大到觉得Dick会接受自己呢,他肯定又会摆出那一付兄长的姿态,温柔的把他带回蝙蝠洞,好好检查一下Jason是不是中了某种奇怪魔法或是被敌人精神控制了。


所以不,Jason永远不会去告白的。


 


    然而三天前他还是打了自己的脸,拿着玫瑰花找上Dick的时候Jason甚至说不出话。


    一切都源于法外者的某次酒吧活动,Jason被Roy灌了不少酒,他觉得自己当时大概是喝醉了。所以当有人问起时,他恍恍惚惚就把自己打小就喜欢Dick的事情抖了出去。


    这事大概会成为Jason人生中最大的污点了,他那两个不靠谱的队友在获知这个消息后立刻组成联盟开始了某种疯狂的撮合他和Dick的行动。光是最近半个月Jason就因为各种原因有意无意偶遇了Dick七八次,更别提那两个笨蛋还试图做他的爱情导师,拉他去谈心。要知道这简直是在开玩笑,谁不知道他们的情史,和Jason比起来根本好不了多少。


 


    但是讲真一直被这样骚扰,即使是圣人也受不了,更何况Jason本来就称不上好脾气。所以Jason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会一时脑抽跑去跟Dick告白,队友的神烦大概是主要原因。


    然而事实告诉他这果然是一个愚蠢的决定,当他跑了大半个布鲁德海文终于在某幢楼的楼顶找到夜翼的时候。平日里做事雷厉风行的红头罩难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下意识把手里的玫瑰花藏在了身后。然后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准备快点结束这愚蠢的一切。


    其实Roy有些话说得也没错,告白确实是个好方法。因为你知道接下来的结果只会有两个,要不就是Dick高高兴兴接受然后他们自此就是一对情侣了,Jason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他从青春期开始对Dick一系列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妄想都亲自实践一遍。要不他们自此老死不相往来,情况也不能更糟了。所以Jason分析下来还是决定去试试,早点有个了断对他们谁都好。


 


    可结果这事他妈还是出了岔子,本来应该是Jason的,本来该是他说出那些台词,该是他来问对方要不要开始交往的,可事实上Jason还没开口Dick就替他把这些事全做了。


    噢!操!操!敬这操蛋的世界!


    Jason干这事前预想了几乎所有的情况,为它们一个一个做好了处理预案。可他偏偏漏了这一种,要是Dick抢在他表白该怎么办。


    要是这是在拍电影,Jason肯定会对此嗤之以鼻,可能还会嫌弃导演剧情设置太不科学。可这事就是这样确实的发生在了Jason身上,而他对此毫无准备。操!事情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特别傻的对视了,Jason 想大概有五分钟。然后他才重新夺回自己思考的能力,他突然想起自己手上还拿着本来准备送出去的红玫瑰。Kori友情提供。他又站在那里愣了几分钟,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没对Dick的告白做出回复,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思考后Jason最终还是飞快的逃走了,为了不让Dick看到背后的花束他特别愚蠢的选择了倒着跑。感谢他的头罩,Dick永远不会发现当时Jason的脸已经红透了。


 


    那天回家之后Jason再也没出过门,不管Roy怎么劝他都不会动摇的,绝不。这事实在是太蠢了,他说真的。被自己的告白对象抢先告白?其实这应该是个好事,知道Dick对自己也有意思无疑也省了Jason不少麻烦,冷静下来想想Jason都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跑了。要是那时候他把手上的花往前一递说不定现在这些破事全没了。


    想到这他再次唾弃了一下自己突然下线的智商,不过这事再怎么也得有个了 断,三天的时间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听说外面Dick最近逢人就问有没有见过自己,Jason觉得现在找到那只蠢鸟然后交代清楚这操蛋的一切简直是头等大事。


    三口两口把剩下的辣热狗全塞进嘴里,难得没带头罩的红头罩先生三天来第一次踏出了安全屋的门,他得去找夜翼谈谈。


 


——————————————————————————————————


 


    Dick站在小巷里,刚刚经过的两个小混混也说自己不知道红头罩的下落,这个消息几乎要让他绝望了。这三天里他记不清自己问了多少人,没人有一点关于Jason的消息。


    满腹忧愁的义警爬上了附近一幢高楼的屋顶,随便找了个墙根抱膝坐下。他可真是难过极了,小翅膀已经远远逃开了,再也找不着了,Dick觉得自己难过的都要哭了。他静静地盯着地上被月光映出的,自己的,长长的影子,向它伸出了手。嘿,影子先生,现在可只剩我们两个人啦,他难过的扯起嘴角,给了影子一个僵硬的微笑。


    影子先生也向他伸出手,但Dick不知道影子有没有对他微笑,他也没来得及细想。因为有什么人来了,打破了屋顶这片小小的沉默。


 


    最先走进视线的是一双靴子,Dick仔细看了看,是Jason最喜欢的牌子。可惜他的Jason再也不会回来了,Dick真是特难过,他又开始难过了。


    耳边接着响起了一个熟悉的男声,“喂,迪基鸟。”那个声音这样说“我觉得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噢,那个人,无论他是谁,他连声音都和小翅膀的一模一样,只可惜Dick的小翅膀飞走了,再也不会回来见他了,Dick难过的连抬头的力气都没了。


 


    他就这么坐在地上,非常安静的坐着。几秒后他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几乎是一下子就从地上蹦起来了。


    “Jason?”他真是个笨蛋,哪有人会从喜欢的牌子到声音都和Jason一模一样呢,他真是太蠢了,那就是Jason!


    “上次那事,是我和Tim打赌输了之后他让我干的,啊不对!是当时我被那个谁控制了!”他可得赶紧跟Jason解释清楚了,不然一会Jason又走了该怎么办。


    可突然Dick好像又意识到了什么,他停下自己杂乱无章又毫无逻辑的叙述,“诶,你刚刚说,你喜欢我?”他敢肯定自己的样子蠢毙了,可这个问题,只有这个问题,他得问问清楚。


 


    Jason难得没有戴头罩,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又擦了擦鼻尖。


    “嗯,那天我原本就是来找你告白的。”


    Jason说话的声音特别轻,可Dick还是听到了,一字不差的,感谢多年的蝙蝠式训练。


    可同样也是因为这个训练,Dick惯于怀疑一切,于是他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


    “真的?可那天,你为什么都不肯背对着我离开?”这个问题简直蠢透了,这种时候难道他不该上去拥抱一下自己刚刚确定关系的新任男友吗?


    “那时候我手里拿着一束玫瑰,不想让你看见,又没多想。”


 


     这下可算是清楚了,Dick放下了这么多天来的顾虑,冲上去给了Jason一个大大的,夜翼式的,特别的拥抱。


    “小翅膀,你也喜欢我?这真是太好了,你还给我准备了玫瑰?天哪!”


    Jason想了想还是没告诉Dick当时玫瑰是Kori临走前塞到自己手里的。他小心的伸出手,回抱住Dick。


    “是的,我想你会喜欢。可惜现在它们都谢了,不过我们以后可以再去买。”


    “没错,以后,还有以后。”Dick稍微放松了拥抱的力度,不过依旧没有放手。“不过现在,你确定不想吻吻自己的男朋友?”


    于是Jason低下头给了Dick一个黏糊糊,又湿哒哒的吻,直到两个人都气息不稳了,他们才放过对方的嘴唇。


    “天哪Dick,我想我早就该对你说这个了,我天杀的爱你。”


    “我想我也是,小翅膀,我爱你。”


 


    


小剧场:


Jason:Dick你额头上那道红痕是什么?


Dick:……


他到底要不要告诉Jason这是他自己磕出来的,这太蠢了


 


Free Talk:


   21日快乐!暗搓搓上来求有没有什么21群,不想一个人圈地自萌了,求组织收留。


 



评论(15)

热度(102)